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3号居然大厦18层
邮政编码:100044
电话:01051783511
手机:18611741950
电子邮箱:lawhu@sina.com
  •     因认为自己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被侵害,乐视网(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公司)将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力传媒公司)、环球时报在线(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时报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一审法院经审理作出裁决,判令环球时报公司与上海聚力传媒公司连带赔偿乐视网公司经济损失1.2万元。

       接到判决结果后,上海聚力传媒公司不服,上诉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记者近日获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案件来龙去脉

       乐视网公司起诉到一审法院称,公司经过权利人授权获得了电视剧《潜伏》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而环球时报公司及聚力传媒公司未经许可,在其共同经营的 影视专区提供了上述电视剧的在线播放服务。环球时报公司及聚力传媒公司的上述行为严重侵害了公司对涉案电视剧享有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并给公司造成了经 济损失。故请求判令环球时报公司及聚力传媒公司立即停止《潜伏》的在线播放服务,并连带赔偿经济损失8万元。

       环球时报公司答辩称,公司与聚力传媒公司之前签署有合作协议,涉案影视专区中播出的涉案作品由聚力传媒公司提供,公司仅提供了涉案电视剧的链接,而且公司审查了聚力传媒公司的相关资质,目前合作没有收益,公司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聚力传媒公司答辩称,乐视网公司曾经授权公司享有涉案电视剧播出权,公司拥有合法授权,而且公司虽然就涉案影视专区的影视作品合作与环球时报公司签署了 合作协议,并向环球时报公司开放了后台接口并由其选用作品,但是协议约定环球时报公司只能使用聚力传媒公司享有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但涉案电视剧 属于非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作品的范畴,因此过错不在自己。聚力传媒公司还认为,乐视网公司索赔数额过高,涉案电视剧也不是热播电视剧。故不接受乐视网公 司诉讼请求。

       “独占许可”能排除著作权人使用作品

       信息网络传播权是著作权人的一项重要的民事权利。由于近年来互联网技术和相关产业发展迅猛,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涉及到的著作权问题日渐突出,导致人民法院受理的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民事纠纷案件大幅度增加。

       北京市东易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赵虎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属于著作权的子权利。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著作权人可以将法律规定的部分子权利许可、转让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为可以许可、转让他人的子权利。著作权的许可一般可以分为专有许可和普通许可,独占许可属于专有许可的一种。

       “许可的范围和形式一般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来确定,独占许可一般形式为被许可人有权排除包括著作权人在内的任何人以同样的方式使用作品,即著作权人也不 能以同样的方式使用作品。”赵虎进一步解释,把信息网络传播权以独占许可的方式授权他人使用,应该就是该案件所指的独占性网络信息传播权。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仍存困难

       电影、电视剧的著作权一直是我国知识产权维权诉讼当中最主要的内容。随着国内企业知识产权意识不断提高,很多文化产业公司通过与电影电视的制作方签订购 买协议等方式,取得了作品的网络信息传播权,在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依法提起诉讼,并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但赵虎告诉记者,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依然困难,在司法实践中表现为:侵权单位滥用避风港原则;有些网站登记信息不完备,维权时找不到被告;维权成本较 高,调查取证困难,多数需要进行公证;侵权后果影响广泛,但是法律规定的管辖法院范围很狭隘;法院判决数额过低,使得商家容易产生“取得授权不如侵权”的 错误判断。

       赵虎表示,这些不足之处可以从“细化避风港原则”、“扩大管辖法院的范围”、“提高赔偿数额”等方式进行完善。

       据记者了解,国务院对国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作出新的修改,并于3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十八条、第十九条中的“并可处以10万元以下的罚款” 被修改为:“非法经营额5万元以上的,可处非法经营额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非法经营额或者非法经营额5万元以下的,根据情节轻重,可处25万元以 下的罚款。”

       赵虎告诉记者,不止《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作了修改,《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在先一步也作了相应的修改。

       “这种修改提高了罚款数额,意味着打击侵权行为的力度将更大,更有利于保护信息网络传播权。”赵虎强调。

    摘录 | 喜欢 | 评论
  • 不知何时,香港大黄鸭变得这么有名。环球时报的记者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尚不清楚香港大黄鸭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先“采访”了一下记者朋友,等记者朋友告诉我大黄鸭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才就大黄鸭事件中可能涉及的法律问题回答了记者朋友的提问。

     香港大黄鸭出名之后,许多地方开始复制大黄鸭,淘宝上也有销售大黄鸭的。应该说,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想到的就应该是是否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一般来 说,知识产权分为三个部分:著作权、商标、专利。因为大黄鸭并非有什么实用性,专利的问题就不要考虑了。有的朋友认为大黄鸭的复制可能涉及商标问题,我想 这个一般也不涉及。商标是商标,商品是商品,这两者是不同的。商标用在商品上区分商品来源,商标和商品不能混为一体。有人说把大黄鸭注册为商标,他人就不 能销售大黄鸭了。这个说法是不妥的。准确的说,应该是把大黄鸭注册为商标,别人就不能销售大黄鸭牌的商品了(有可能是大黄鸭牌的大黄鸭,但是其他牌子的大 黄鸭还不能管)。所以,这个问题可能主要是著作权的问题。
      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首先应该是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是作品才有权利,有权利才能谈到侵权问题。什么是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呢?有两点是必要条件:1、在文 学、艺术和科学领域;2、具有独创性。如果大黄鸭是艺术品的话,第一个条件就满足了。下一步就要看大黄鸭是否具有独创性。独创性,一是“独”,即由作者亲 自完成,并非抄袭;二是“创”,即有一定的内容和创造性。有人说,大黄鸭并没有独创性,因为到处都可以看到这种模型,只是大点罢了;也有人说,大也是一种 独创性。各国对于独创性要求不一,我国要求比较低,具有基本的独创性即可。大黄鸭有没有独创性,还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没有调查本人就没有发言权 了。
      本来起好了英文名字“David Zhao”,只是可惜这个名字除了在课堂上用,其他的场合没有用过。看着这次写的又是“Zhao Wu,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yer”,不知道老外是否明白“zhaohu"这个发音。
      下附《环球时报(英文版)》文章,英语好的同学不妨一读。
    ---------------------------------------------------------------------
    When Victoria Harbor's famous big yellow duck arrived on May 2, fewpredicted the impact it would have on Hong Kong as well as theChinese mainland. Although the inflatable bird will leave thiscoming Sunday, its legacy will remain with the many counterfeitrubber ducks, labeled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the originalartwork, which are dotted around the mainland.

    The Rubber Duck, which was designed by Dutch artist FlorentijnHofman and has traveled to 12 cities in 10 countries, drew around300,000 visitors in its first weekend in Hong Kong.

    Soon after its popularity spread to the mainland, Yang Min, a toyfactory owner in Dongguan, Guangdong Province, received dozens ofcalls ordering not only giant rubber ducks, but also various toysin its likeness.

    Within three weeks more than 10 ducks of the same color, albeit indifferent sizes, appeared in cities across China. Copyrightconsiderations appeared to be at most, an afterthought, as thesecopycat ducks propelled toy versions toward becoming the mostpopular Children's Day gift on China's biggest online shopping siteTaobao.

    Yang said that the copying of the duck was just how things work inChina: becoming popular, getting copied and becoming cheap, beforeeventually being replaced by something else.

    "Businessmen smell opportunity very fast, so the point is to seizethe chance and grab profit as soon as we can," he said, addingthose who stop to reflect tend to be left behind.

    But for artists like Gu Zhenqing, an independent curator inBeijing, it is a sad thing, meaning that China may not be able toget rid of its reputation as the "king of the counterfeit goods,"which in turn means it will be tough for the nation to foster itsown pop art scene.

    Fowl play for cash

    Over 90 percent of the copycat ducks weremade for commercial promotions. One duck, which appeared in anupscale residential area of Wuhan, was put there by real estatedeveloper Country Garden. Another one, floating on the QiantangRiver in Hangzhou, belonged to property developer ChinaVanke.

    Similarly, in Shenzhen, a yellow duck sat in front of a shoppingmall to attract customers.

    Country Garden claimed they had been authorized to use Hofman'sdesign, but Hofman denied this claim. "If people want the realduck, they have to come to me," he told The Wall StreetJournal.

    In an e-mailed response to the Global Times, Hofman's studio saidThursday they have no agreements with Chinese companies, but theyare talking to some mainland cities about bringing the duck tothose locations and will make a public statement soon.

    Meanwhile, Yang's factory has sold more than 20,000 soft duck toysof various sizes wholesale. His clients ranged from weddingplanning companies to kindergartens, where teachers give out yellowducks as a Children's Day gifts.

    "We couldn't think of any other things that would attractattention," a manager surnamed Li who works in a supermarket atFoshan - which has a duck next to it - told the Global Times,adding that they just wanted to create the right atmosphere beforeChildren's Day.

    "The rubber duck is a yellow catalyst. Right nowwhat it is showing is that there is a lack of trust in China, andthat is an enormous problem," Hofman said, adding that he mighttake legal action.
    Legal quagmire

    Although the imitation ducks have beencriticized by some media outlets like the Xinhua News Agency andthe People's Daily, law experts said it was a complex problem interms of legal procedures.

    "The original designer's copyright was infringed when other designsresembled it and made people believe the two designs were related,but for such a commonly seen image like a duck, the court mighttake a while to define how exclusive Hofman's duck is," Zhao Wu, an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yer, told the Global Times Friday.
    (星期五,知识产权律师赵虎告诉环球时报:如果其他人做出来的作品与作者的作品实质相似的话,就侵犯了作者的著作权。但是考虑到鸭子形象很普通的、到处都有,若到了法庭上法官会重点考虑索福曼的鸭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Long Ni, a Taobao toy shop owner, told the Global Times that shedid not see any copyright problem selling the yellow duck, as shehas been selling small rubber ducks for use in children's tubs inher shop since 2006, before Hofman's duck arrived on thescene.

    Hofman's concept of a yellow duck traversing global oceans belongsto him, but the other ducks did not copy that idea, Zhaosaid.

    Four other popular Taobao toy shops gave the Global Times similarreasons, adding that they had registered their trademarks for therubber duck toys at the local bureaus of commerce.

    Zhang Dongguang, another lawyer, said Hofman could use trademarksor patent rights to protect his work from being copied.

    "But in order to be protected as an exclusive trademark or patent,the designer should first apply and get approval from the StateAdministration for Industry and Commerce," Zhang told the GlobalTimes, adding that with so many factories and Taobao sellerscopying the duck image, it would not be realistic to sue every oneof them.
    (但是如果想获得商标和专利方面的保护,设计者首先需要向中国大陆知识产权局和商标局提出申请并获得授权。”赵虎告诉环球时报,加上这么多的工厂制造“大黄鸭”、这么多的商家在淘宝上卖“大黄鸭”,每一个都起诉是不现实的。)

    Tastes like duck

    Gu, the curator of many modern artexhibitions, went to Hong Kong to see the giant Rubber Duck.

    "It could bring many people, who loved toys and animals in theirchildhood, back to that state of mind and it also creates acontrast with the cold and hard skyscrapers in the background," Gutold the Global Times.

    A spokesperson from AllRightsReserved, the somewhat ironicallynamed company that invited the duck to come to Hong Kong, said thatthose copying the duck didn't understand its meaning. "We think allthese counterfeit ducks came about mostly because of a lack ofunderstanding of this artwork and the creative intentions behindit," the spokesperson said, adding that the artwork was based oninnocence and optimism.

    Although Hofman said he was not amused by China's giant ducks, thetwo-storey high rubber duck in Wuhan, which is much smaller thanthe original, still attracted many visitors.

    "Copying has become a habit and people become lazy because they canrely on other's work that has proven successful. They graduallylose their creativity, with more people unconsciously acceptingcopied things," said Zhang Yiwu, a culture expert with PekingUniversity.

    Huang Rui, a pioneer of China's modern art scene, said theappreciation for such a simple duck reflected shallow tastes. "Manyyoung people, attracted by such a simple piece, can not appreciatecomplicated art like opera, paintings or literature, due to asevere shortage of art education," Huang told the Global Times."The worst thing is we don't even have artists creating designs tomeet these simple needs. Instead, we only have profit-seekingbusinessmen good at following successful models," he said.
    摘录 | 喜欢 | 评论
  •         报载:在北京市做珠宝生意的刘艳玲,持有第14类金刚石、宝石、戒指(首饰)等商品上的第8501532号 “致金致钻”商标。其发现辽宁省有一家同做珠宝生意的名为大连至金致钻商贸有限公司,其认为大连至金致钻商贸有限公司的企业名称中使用的“至金至钻”,与 其持有的“致金致钻”商标读音相同、文字书写近似、文意相同,两者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对其注册商标专用权构成侵犯,遂请求法院判令其停止使用“至金至钻” 作为企业字号进行经营、停止使用“至金至钻”作为商标销售珠宝商品。

           大连至金致钻商贸有限公司辩称,我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商标所有人认为他人将其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登记,可能欺骗公众或者对公众造成误 解的,可以向企业名称登记主管机关申请撤销该企业名称登记。企业名称登记主管机关应当依照《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处理。”而刘艳玲持有的第8501532号“致金致钻”商标并未构成驰名商标,因此刘艳玲诉称其使用“至金至钻”作为企业字号侵犯其商标权缺乏法律依据。

           201111月,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大连至金致钻商贸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刘艳玲“致金致钻”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立即停止使用“至金至钻”四字作为企业商号、立即停止使用“至金至钻”作为商号从事经营活动。

           随后,大连至金致钻商贸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据悉,大连至金致钻商贸有限公司日前撤销上诉,目前该案一审判决已生效。

           简评
     

           本案所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是商号与商标的冲突问题。

          商号,指的是企业字号,是企业名称中的组成部分。企业名称一般由“行政区划、字号、行业、组织形式”等因素构成,而字号是其核心部分,也是主要识别部分。商号跟商标一样,属于商业标志。

           但是, 虽然同属商业标志,两者的核准、注册程序却有很大的区别。企业申请商标,都由国家商标局决定是否注册,在全国范围内如果在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上存在相同或 者相似的商标,则不能获得注册。而商号是企业名称的一部分,企业名称由各省(市)工商局核准注册,一般在本省(市)区域内不会存在相同或者相似的企业名 称。而且,在核准注册阶段,商标与商号之间一般不会互相参照,没有互相驳斥的可能。因此,各省市之间商号可能存在相同或者相似,商标与商号可能存在相同或 者相似。

           一般情况下,这种相同或者相似并不会造成违法,或者构成侵权。首先,商号与商号相同或者相似的情况:企业名称由若干部分构成,只要规范的使用企业名称, 即使商号相同或者相似,行政区划、行业、组织形式不同,也是可以区分开的。其次,商号与商标相同或者相似的情况:一般情况下,商标与企业名称使用的部位不 同,所起的作用不同,只要规范使用商标和企业名称,一般也不会混淆。

           但是,在一些情况下,因为商标具有一定的名气,商号的选择与使用存在搭便车的恶意,使消费者构成混淆的,则商标权人有权要求规范使用商号或者停止使用商 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诉企业名称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或者构成不正 当竞争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承担停止使用、规范使用等民事责任。”

           就本案而言,“致金致钻”虽然不是驰名商标,但是如果该商标有一定的名气,在业界有一定的影响,他人将该商标文字或者类似文字注册为企业名称使用,足已 构成消费者混淆的,也会被认为属于不正当竞争,需要根据法律规定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另外,据报道,本案中的被告还有不规范使用企业名称的行为,即只使用或 者突出使用商号“至金至钻”。根据法律规定,这种不规范使用企业名称的行为属于侵犯商标权的行为,需要承担侵权责任。

       综上,商号与商号之间、商号与商标之间的相同或者相似在所难免,但是选择商号的时候不要出于搭便车的故意,并且要规范使用商号,一般情况下还是没有法律问题的。但是如果为了搭便车不规范使用,则可能构成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承担赔偿损失、停止使用等法律责任。
      简评人:北京东易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虎,欢迎行家里手批评指教。

      (本文原发在《中国知识产权报》)
    摘录 | 喜欢 | 评论
  •        2007年9月25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在媒体上刊登了一则公告:“本院受理群众出版社申请认定溥仪所著《我的前半生》在其继承人李淑贤去世后为无主财产一案,依法对上述财产发出认领公告,自公告之日起一年内,如果无人认领,本院将依法判决。”
       公告一出,立即引起了各方的强烈反应。争议主要集中在溥仪的亲属(主要是溥任)有没有继承权,能否视为无主财产。许多市民对于法院的这一公告表示不解, 觉得末代皇帝家族尚有人在,不应当把溥仪的书作为无主财产公告。好像在情理上,法院不应该公告。但是从法律上来看,法院的公告和群众出版社的申请是有法律 依据的。

          首先,我们看《我的前半生》的著作权的归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第十九条的规定:著作权属于公民的,公民死亡后,其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 (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在本法规定的保护期内,依照继承法的规定转移。根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配偶是第一顺序继承人。1967年,溥仪去 世,其妻李淑贤成为其财产继承人。1997年李淑贤去世,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其身后没有法定继承人也没有立遗嘱。根据《继承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无 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因此,由于1967年溥仪去世时,《我的前半生》 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部分已经有其妻李淑贤继承。1997年,李淑贤去世时并没有财产继承人。我国《继承法》中继承人的确定主要是按照血缘关系来划分的,没 有规定姻亲可以继承财产,所以,溥任等虽然是溥仪的旁系亲属,但是对于李淑贤来看,却是姻亲关系。当《我的前半生》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属于李淑贤后,由于 李淑贤没有直系亲属或者旁系亲属,所以已经没有人来继承《我的前半生》的财产所有权了。依照《著作权法》和《继承法》的规定,无主财产由国家来继承。所 以,法院的公告和群众出版社的申请都是有法律依据的。

         但是,《继承法》的第三十二条适用于著作权的继承时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著作权法》第十九条也仅仅是规定了著作权中的财产权中的财产权适用《继承法》 的规定,所以不能说著作权的继承可以适用《继承法》的规定。《著作权法》之所以作此规定,在于《著作权法》把著作权分为了身份权和财产权。身份权不能继承 是现代民事法律的原则,所以,在把著作权分为了身份权和财产权之后,不得不考虑著作身份权如何继承和保护的问题。《著作权法》规定继承适用《继承法》的有 关规定,一是整个民法体系统一的需要,二来,《继承法》规定的继承人是按照血缘关系的远近来划分顺序的(配偶除外),这样也可以假借《继承法》之规定,通 过保护著作权中的财产权来保护身份权。而对于保护身份权来说,近亲属的动力是最大的。但是,《我的前半生》一案把情况推到了极致,出现了国家作为继承人的 情况。也许,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在大家都觉得不太合理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发现其中的不合理之处。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著作权法》对著作权的内容规定的一个 矛盾,把著作权划分为财产权和身份权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由于在民法体系中分属于两种性质,用两套规则进行调整,因此,也只有在著作权人没有把财产权转移 出去的时候著作权才能完整的归一人所有。其他情况下会分属不同的人。而《继承法》是以物权为模型建立起来的,《物权法》强调一物一权,这和《著作权法》的 权利分离正好相反。在作者在世时,由其来行使和保护人身权,在作者死后,由其家属通过保护著作财产权来保护著作人身权——因为大部分的侵权人都是受利益驱 动的,所以这是个不错的方式。但是,如果著作财产权在一个与作者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的手里,那么问题就先会显露出来了。因为如果没有保护身份权的动力的话, 对于维权成本就会有过多地考虑,还有精力等一系列问题,可能会待遇保护作者的著作人身权,同时对于保护社会利益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所以,著作财产权属 于国家了,著作人身权属于谁呢?人身权指的是一种身份上的权利,而且是与作者身份上的权利。看来,也只有溥任可以依据这种身份关系最有资格来保护《我的前 半生》作者的人身权了。但是,没有财产权作为一个途径,作者的身份权又不能转移,近亲属又依据什么来保护作者的身份权呢?

      可见,《继承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未必就一定能适用于著作权的继承,把著作财产权收归国有未必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摘录 | 喜欢 | 评论
  •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年5月中旬以来,保利拍卖公司、北京中贸圣佳两家拍卖 公司,先后发出公告要拍卖钱钟书书信手稿,对此,钱钟书先生的夫人杨绛先生通过书面声明、律师函等方式表示反对。近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诉前禁 令裁定,叫停了对这些书信的拍卖。法院责令相关保险公司在拍卖、预展以及宣传等活动中不得以任何方式实施侵害相关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现在保利公司已经 撤拍,但是中贸公司依然在拍卖。那么,为什么这次拍卖会涉及到著作权的问题,什么又叫诉前禁令呢?

     根据法律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即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需要三个条 件:1、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2、独创性;3、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第1个条件和第3个条件都很好理解,关键是第2个条件各国把握不同。独创性,包括 两个部分:一个是“独”,即自己独立做出;一个是“创”,即有独到的见解、与其他作品有不同之处。独创性的标准各国不同:在德法等大陆法系独创性的标准比 较高,英美等英美法系独创性的标准比较低。中国关于独创性的标准一般认为跟英美法系国家一样比较低,即满足基本的独创性即可以。比如小孩子写的作文,可能 写的并不好,但是只要他独立完成了,并且有一定的内容,会被认为具有独创性,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书信一般情况下会认为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钱钟 书、杨绛这种大家写的书信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更无疑义。
      既然书信属于作品,即书信的作者钱钟书、杨绛则有法律规定的著作权。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可以分为若干个子权利,比如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 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汇编权等。而本案可能涉及到的著作权应该有发表权、复制权、展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 利。
      发表权,即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钱钟书、杨绛的书信一直在私人之间流通、保管,尚没有公之于众。如果此次拍卖活动过程中把这些书信的内容或者一部分内容公布给了不特定的第三人,属于侵犯著作权人发表权的行为。
      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如果此次拍卖活动中,无论出于拍卖需要还是其他目的,对这些书信进行了复制,即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复制权。
      展览权,即公开陈列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如果这些书信均为纯文字作品,即不涉及此项权利。如果这些书信中有书画作品,而拍卖公司等又把这些书信进行公开陈列的话,则会侵犯著作权人的展览权。
      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无论是为了拍卖活动的需要还是其他目的,如果拍卖公司等将这些书信内容或者内容的一部分发布到了网络上,则会侵犯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需要说明的是,钱钟书先生已经去世,根据法律的规定,钱钟书先生的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部分作为遗产由继承人继承,作品著作权的人格权部分则由继承人进行 维护。杨绛先生作为钱钟书先生爱人,是钱钟书先生的法定继承人,有维护这些书信著作权的权利。所以,杨绛先生提出维权要求有法律依据。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犯其权利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 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该法律规定即为法院采取临时保全措施的依据。此案涉及的作品权利, 尤其是发表权,一旦被侵犯,可能将难以弥补。因为每一个作品仅能发表一次,一旦发表权被侵犯,则著作权人的发表权将永远消失。而且,根据法律的规定,发表 权并非财产权利,而是精神权利。财产权利被侵犯可以通过损害赔偿得到弥补,精神权利被侵犯则通过损害赔偿也是得不到弥补的。所以,法院有权依据此条规定采 取临时措施。
      也有人提出,书信既然在他人手里,该他人即有物权,可以处分该书信。这种说法是没有问题的,根据物权法的规定,书信也是物,杨绛、钱钟书把书信赠与他人或 者寄给他人之后,书信就是他人的财产了,书信的所有人对这些书信有物权,可以进行处分(包括拍卖)。但是《物权法》也规定了:物权的取得和行使,应当遵守法律,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著作权属于本规定所指的“他人合法权益”之一,书信的物权所有人在行驶物权的时候不能侵犯著作权人拥有的著作权。
      无论中外,名人书信一直是拍卖公司的业务重点之一。相比国外的拍卖业,我国的拍卖业尚未成熟。而遵守法律规定,是对拍卖公司最基本的要求了。
    摘录 | 喜欢 | 评论
  •       摩托罗拉中国公司被认为是中国通信界的“黄埔军校”,这次MOTO裁员门后,许多优秀被裁的技术人员被联想、华为等公司争抢。对于联想、华为等公司 来说,这也是一个机会。相对于花大力气到其他企业挖人才,这些被摩托罗拉裁掉的员工自然性价比较高了。对于这些被摩托罗拉裁掉的员工来说,也是一个好消 息,虽然联想、华为这些公司跟摩托罗拉相比不是外企,但是这些国内公司正在上升期,进入这些公司也是前途无量的。但是,这个过程中依然可能存在法律问题, 本文意就可能存在的法律问题进行分析,希望能给这次以及以后类似事件中的企业和员工提供一些建议。

      第一,关于软件著作权。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公司员工在公司工作期间做出来的计算机软件,如果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协议约定属于职务作品的,那么该软件著作权属于 公司所有,作者仅有署名权。据媒体消息,此次摩托罗拉裁员门中被裁的大多是软件工程师,这些软件工程师在摩托罗拉公司应该做了不少计算机软件,如果没有相 反的证据证明,这些计算机软件是属于摩托罗拉公司的。这些员工再就业之后,不能把这些软件再用在新公司的产品上。

      在实践中,有的公司之所以挖走相关人才,是因为这些人才可以带着研发项目一起到公司来。岂不知,这些研发项目有一些是权利确定的,比如计算机软 件研发项目,对于已经研发出来的计算机软件(或者部分软件)已经属于老公司所有了,新公司如果再使用可能被告上法庭,被判决侵权。

      这里的使用并非仅仅指全部计算机软件的使用,即使仅仅是部分计算机软件,如果其中包含独创性部分,也是有可能构成侵权的。

      作为联想、华为这些公司可能存在跟摩托罗拉相似的项目,如果聘用摩托罗拉被裁员工,应该防止出现软件著作权侵权的问题。

      第二,关于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每一个大公司都有自己的商业秘密,这些商业秘密也许是经营信息,也许是技术信息。但是,人员的流动有时会伴随着商业秘密的侵犯。摩托罗拉裁员门 中被裁员的员工中也许有一些掌握一定的商业秘密,这些商业秘密大多可能是一些技术信息。当然,作为一家成熟的企业,摩托罗拉公司应该与这些员工签订有保密 条款,问题是这些保密条款之存在于摩托罗拉公司与特定员工之间,其他企业未必知晓。其他企业聘用这些员工应该做好调查工作,注意避免成为侵犯他人商业秘密 的被告。

      第三,竞业禁止条款。

      有的公司为了避免竞争,保护自己的权益,会跟一些特殊的员工签订竞业禁止条款。禁业禁止条款一般会规定该员工离开公司后一定时间内不能再在本行 业其他公司就职,否则承担一定的法律后果,作为补偿,公司给付该员工一定的补偿金。这次摩托罗拉裁员门也许存在这种员工。当然,如果经过协商,在最后的合 同中取消了竞业禁止条款,这些员工就可以自由应聘。如果没有取消,签订禁业禁止条款的员工到其他类似企业就职可能面临原企业对其责任的追究问题。

      作为接收这些员工的企业不会直接因为接收了签订有禁业禁止协议的员工而承担某种赔偿责任,但是如果伴随着知识产权(主要是著作权)侵权和商业秘密泄露等问题,则会成为一个不利的方面。

      综上,人才的流动往往伴随的是技术的流动,技术的流动本身不会发生法律上的问题,但是如果这些技术已经成为了法律上保护的权益,比如软件著作 权、商业秘密,则可能引起纠纷,发生责任的承担。作为联想、华为这些争抢MOTO人才的企业包括以后发生类似事件的其他企业在抓住机会的同时也应该注意防 范风险。

    摘录 | 喜欢 | 评论
 上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