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3号居然大厦18层
邮政编码:100044
电话:01051783511
手机:18611741950
电子邮箱:lawhu@sina.com
知识产权律师评葛优诉“许府牛杂”侵犯肖像权案
时间:2014-06-09 16:11  来源:  点击:1116
  明星代言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从某种程度上说,明星代言是双赢策略,对于企业而言,利用明星的知名度推广本企业的产品,为企业增加了经济效益;当然明星主要的是金钱上的获益。走在广告满天飞的大街上,你辨别过孰真孰假吗?想到过里边可能会涉及到法律问题吗?在本文中知识产权律师将就葛优诉葛优诉“许府牛杂”侵犯肖像权案,谈谈里边涉及到的知识产权问题,希望能对您有益。  
  大明星的代言虽然有超高的代言费,但是其广告效益是不容小觑的。葛优无疑是中国男影星的领头人物,但能请得起葛优代言的商家也不多。有一些企业可能通过改头换面的形式给消费者一种假象,误以为该企业请了葛优老师代言。知识产权律师提醒商家,这可能涉及到了侵犯肖像权。
  2012年,因为两家“许府牛杂”饭店张贴葛优老师的照片做广告,本人代理葛优老师把“许府牛杂”的商标所有人和实际经营公司(两个公司之间属于特许经营的法律关系)起诉到了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和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许府牛杂”一方提出,自己张贴的不是宣传广告,而是《西望长安》的海报。究竟是海报还是广告,就成为了本案争论的焦点。
  其实,这是一张变造过的海报:该张宣传材料以原告主演的《西望长安》(杭州站)的正式演出海报为蓝本,擅自添加了“指定餐饮许府牛杂”的文字以及“许府牛杂”的企业标志,并将演出海报右侧“葛优演,我看行!”文字去掉,将演出时间、地点、演出单位等信息文字内容缩小后改放置于海报左下侧,在上述空出的显著位置上添加了“许府牛,我看行!”的大型文字,这段文字紧贴葛优肖像的嘴侧。
在诉讼进行中,被告许府牛杂一方认为:诉争海报葛优形象为《西望长安》的演员剧照,故本案诉争焦点应为演出海报的版权保护问题;被告的行为属于未妥善履行清除海报的后合同义务。
  本人在法庭辩论中认为:本案的焦点之一即为被告张贴的到底是海报还是宣传广告。我向法庭提出,海报与宣传广告至少存在以下差异:
  1、张贴时间不同。
  海报主要张贴于演出之前以及演出进行中,演出结束之后再张贴海报已经没有意义了。而宣传广告张贴于被宣传企业存续期间,只要被宣传企业仍然在生产经营,就有宣传的必要性。
  《西望长安》演出的时间是2009年,而被告许府牛杂被发现张贴宣传材料是在2012年,2012年已经没有宣传《西望长安》的必要了。并且,其中一个“许府牛杂”饭店开业是在2010年,也张贴了宣传材料,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不是“未妥善履行清除海报的后合同义务”的问题,而是在演出一年之后,又贴上了宣传材料,并非忘了清除。
演出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之后还在张贴海报是不符合商业管理和生活常理的。
  2、宣传的重点不同。
  海报也是一种宣传,但是宣传的是演出和演员。广告宣传的是企业和产品。
  本案中被告张贴的材料,重点突出了“许府牛,我看行!”这几个字,演出信息缩小到肉眼不能识别,重点宣传的应该是企业,而非演出。
所以,本人认为经过被告对海边进行了变造之后,几年内张贴在被告的店内,已经成为了一种店堂广告,而非海边。这种店堂广告利用了葛优老师的肖像,没有经过葛优老师的同意,侵犯了葛优老师的肖像权。
  法院经过审理之后认为:是否是演出海报并不以是否经演出承办单位确认为判断依据,而是应当从演出海报本身用途和目的进行辨别。也就是说,不符合演出海报本身属性,即使该“演出海报”经演出单位确认,亦可能构成演出承办单位和相关利用该“演出海报”获益的单位共同侵害他人肖像权的法律后果,因此,辨别涉案张贴物性质上是否属于演出海报,是本案裁判的关键所在。所谓演出海报,是日常生活中极为常见的一种张贴形式,其目的为宣传演出本身,通过艺术手段向广大群众报道、介绍、宣传演出,通常会写明演出演员、主办单位、时间、地点等内容。演出海报上的各种文字、图片等构成要素的紧密结合,其唯一目的是为了宣传演出本身,以吸引更多人观摩演出。涉案张贴物虽然有原告主演的《西望长安》(杭州站)演出的相关信息,但这些信息在整个版面设计上被严重弱化,整个版面不仅显著标注了被告许府老山东的企业标志,而且还突出配以“许府牛杂,我看行”这一模仿原告经典广告语的文字设计,该种版面设计完全丧失了演出海报的属性,即宣传演出本身,显然并非出于善意宣传演出的目的,而是假以宣传演出为名,实质利用演员的知名度为企业自身经营做广告宣传,其目的是误导看到该张贴物的普通群众以为该名演员为该企业的形象代言人,因此,涉案张贴物不具备话剧《西望长安》(杭州站)的演出海报的属性。涉案张贴物实为宣传“许府牛杂”的宣传广告。
  此案,最终法院判决葛优老师胜诉。被告不服,上诉到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
  复制、粘贴这样的作弊手段早已被看做小儿科而被弃之不用。真正高明的抄袭是让你看不出来痕迹的抄袭。此案告诉我们  现在赤裸裸的侵犯他人(主要是影视界名人)肖像权的行为越来越少,侵权人一般都会设计擦边球的方式来搭便车,实际上得到名人代言的广告效果。知识产权律师认为,广告当然能够给商家带来收益,但是也要遵守法律秩序。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产品的质量好,企业终究会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