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3号居然大厦18层
邮政编码:100044
电话:01051783511
手机:18611741950
电子邮箱:lawhu@sina.com
红星商标案代理词
时间:2013-09-16 17:26  来源:  点击:1491
尊敬的审判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赵虎律师依法接受杨某某的委托,担任其委托代理人。代理律师接受委托后查阅相关证据资料,询问当事人,通过前面的法庭调查,经过法律综合分析,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请法官予以参考采纳。
    第一,原告所诉主体错误,杨某某不是北京市丰台区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南区51035摊位的实际经营者,也不是本案所指酒品的卖方。
    杨某某于2008年8月15日与朱某签订《协议书》,协议约定杨某某将E厅1035号(即本案所指的51035号摊位)75平方米的门市房出租给朱某使用。实际上,签订协议之后该摊位一直由朱某经营使用,而不是杨某某。杨某某知道本案的情况之后,即要求朱某承担因为该案所造成的一切损失,并且腾退房屋,解除租赁协议。经过市场管理部门的协调后,双方解除了租赁协议。在2009年8月10日,杨某某才收到了由市场管理方所代交的51035号摊位的钥匙。以上事实,已经在法庭上通过证人证言的方式得到证明。
    在杨某某将房屋租赁给朱某之后,朱某的经营活动与杨某某没有任何关系,杨某某不是侵权人,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责任。
从原告提供的公证书【(2008)京海诚内民证字第08846号】所公证的内容可以看到原告所购买的涉案二锅头酒是从北京数酒含天商贸中心商铺所购,而被告与北京数酒含天商贸中心没有任何关系。
    综上,原告不应当向被告主张权利,而是应当向朱某和北京数酒含天商贸中心或者这批酒的生产者保定大红鹰酒业有限公司主张权利。原告所诉主体错误。
    第二,杨某某已经尽到了自己作为出租人的义务。
    知道朱某所卖酒品可能涉及侵权之后,杨某某做了以下的行为:
    1、向朱某发出通知,要求和朱某解除租赁合同,并且腾退房屋。
    2、多次和原告方联系,要求原告调查案件的事实,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并向原告说明可以提供任何帮助。但是原告一直不给予回应,怠于保护自己的权利。当时,朱某就在这个摊位经营。如果原告进行调查并采取措施,如果朱某所卖的酒是侵权产品,可以及时的制止。原告怠于保护自己权利的行为,不能由被告承担赔偿损失。
    3、向工商机关举报,要求工商机关对朱某进行处理,并对涉案酒品是否侵权做出鉴定。但是工商机关最终没有做出任何行政措施。
    4、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朱某所卖的酒品是侵权产品,朱某拒绝退出市场,杨某某甚至和朱某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原告的妻子被朱某打伤。该案经过了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为两人进行了处理。最终,在杨某某做出了巨大让步,赔偿朱某两万元之后,朱某才腾退了房屋。该房屋一直到现在都处于停业状态。
    当知道朱某所卖的酒品可能涉及侵权之后,在多次向原告要求无果,要求工商机关处理无果的情况下,杨某某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将朱某清除出市场。可以说,杨某某主观上是没有过失的。杨某某不但不是一个知识产权侵权人,而且还是一个知识产权的捍卫者。
    第三,涉案二锅头酒并没有侵犯原告的权利。
    1、涉案二锅头酒是有自己的商标的,没有使用原告的商标。而且所使用的商标与原告的商标并不近似,不能构成侵权。
    本案中,涉案二锅头酒的商标是“京昌+图”,而原告产品的商标是“红星+图”。这两个商标无论是文字部分、图形部分还是整体比较都存在着重大的差异,不是近似商标。原告认为涉案酒品侵犯了被告的商标专用权是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
    原告声称涉案二锅头酒侵犯了原告的布局商标。但是,原告并没有在实际的生产经营中使用其布局商标,消费者对于原告的布局商标不知;涉案二锅头酒用的商标并不是该商标;涉案二锅头酒的包装与原告的布局商标还是存在许多的差异。因此,消费者不会因此造成混淆,涉案二锅头酒也没有侵犯原告的商标权。
    2、涉案二锅头酒没有侵犯原告的商号权。
    涉案二锅头酒在自己的内包装和外包装上都注明了生产厂家,即:保定大红鹰酒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经过了工商登记,是真实、合法存在的公司。
    在涉案二锅头酒的内包装和外包装上注明有“红星集团”和“红星集团监制”的字样。这种标注不能说明侵犯了原告的商号权。
    首先,“红星“并非原告一家的商号。在北京就有“北京红星酿酒集团公司(注册地:朝阳,法定代表人:唐俊兰)”、“北京红星印刷厂”等包括原告在内的商号中存在“红星”字样的企业。原告不能说明自己对于“红星”商号具有专有权。
    其次,“红星集团”是否存在?保定大红鹰酒业有限公司与红星集团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等等问题,在保定大红鹰酒业有限公司缺位的情况下,被告作为房屋的出租者不可能知道,法院也无法查清。原告也只是认为没有“红星集团”的存在,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排除这种可能。如果在这个事实没有查清的情况下,断定涉案的二锅头酒使用“红星”二字侵犯了原告的商号权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3、涉案酒品没有使用原告商品特有的或者相似的包装、装潢。
    首先,现在二锅头酒市场上只有几种酒瓶和包装,大同小异。原告没有能够证明哪一些是自己特有的包装、装潢,可以异于其他的二锅头酒,并且使用的期限和范围足以使消费者认为是原告特有的包装、装潢。
    其次,原告也没有在这些酒瓶、包装上有其他的在先权利,比如外观设计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著作权等等。
所以,涉案二锅头酒只是和市场上的其他二锅头酒一样用了十分大众化的包装、装潢,没有和原告造成不正当竞争。
    第三,被告并不知道涉案二锅头酒是否是侵权产品,也尽自己所能提供了该酒的销售者和生产者,并且帮助原告进行了维权,不应该再承担其他法律责任。
    被告不是实际经营者,不可能知道和控制租户对具体的酒类经营行为。被告在诉讼之前已经向原告和工商机关说明了具体情况,在本案诉讼中也提交了相关的证据,说明了涉案二锅头酒的实际销售者是朱某。通过查询,被告也向法庭说明了涉案二锅头酒的生产者是保定大红鹰酒业有限公司
    《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权注册商标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该条的规定就是为了避免我国弱小的商户承担过重的知识产权责任,因为小商户的能力是有限的,知识也是有限的。被告作为一个出租房屋者,作为一个自然人,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不应该再科以过多的赔偿责任了。
    综上,请法庭注意该案的整个发展过程和被告在该案中的地位和主观态度,我们要保护知识产权,但是不应使被告这样的小商户、弱势群体成为牺牲品。从本案的事实结合相关法律规定来看,被告并不是真正的侵权人,不应该再承担任何民事责任,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起诉。
 
 
                                 代理人:赵虎
 
                                    年   月   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