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3号居然大厦18层
邮政编码:100044
电话:01051783511
手机:18611741950
电子邮箱:lawhu@sina.com
因《新五环之歌》岳云鹏被诉侵权,虎知律师团怎么看?
时间:2018-06-21 17:31  来源:  点击:138

6月20日,北京海淀法院官方微博宣布,北京众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起诉岳云鹏为某电商做的广告曲《新五环之歌》被诉侵害了《牡丹之歌》的改编权,广告曲的改编者岳云鹏、广告制作者北京赞意互动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和“美团”运营商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成为被告,北京众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余元。

 
从控文中频繁出现的三个字“广告曲”就能看出,改编这么多年之所以没控诉,是因为单纯的个人改编并未牵涉商用,并且岳云鹏的改编之前也是得到《牡丹之歌》原唱蒋大为的认可并表示不收版权费。口头允许只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答应,然而如今岳云鹏却将个人升级成为商用广告曲,已经脱离了原定的基础
 
虎知队观点:
 
虎知队赵虎

岳云鹏的《新五环之歌》涉嫌侵权的事件是一个涉及音乐作品著作权的问题。一首歌是作品,就有著作权。歌曲可以分为词和曲,分别有著作权。如果想演唱他人的歌曲,应该得到词曲作者(著作权人)的授权。如果想改编后再演唱他人的歌曲,更应该得到作者(著作权人)授权。

授权,自然由权利人授权。演唱者不是权利人,而是被授权人。权利人一般是词曲作者,当然词曲作者可以把权利转让给他人。

所以这个事情的事实很清楚,如果岳云鹏以为得到蒋大为的口头授权改编、演唱他人的歌曲作品,这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授权人,蒋大为既没有权利授权,也没有权利维权。或许人家的默不作声并不是默认,而是无权。如果经过比对,词和曲的确构成实质内容近似的话,就会构成侵权。

有人问我权利人为什么迟迟不起诉岳云鹏的《新五环之歌》,让他唱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权利人也有过错?权利这个东西,就是可以用,可以不用,可以现在就用,也可以在自己高兴的时候用。只要不过诉讼时效,就是合法的。所以,很难说权利人起诉晚了有什么责任,在诉讼时效内就可以了。
 
虎知队张玉娇:
 
岳云鹏的《新五环之歌》涉嫌侵权的事件,传的沸沸扬扬,该事件涉及音乐作品著作权的问题。

根据现有消息分析,这次的《新五环之歌》是由美团旗下的第三方公司改编,如果美团旗下的第三方公司在未经音乐作品词曲著作权人的许可,对《牡丹之歌》进行改编,在判断其改编行为是不是构成侵权,需要分别对两部作品的词、曲进行比对。

在这一事件中,也反映出一个问题,使用某部音乐作品,如果找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授权,通常不会特别困难,也不会花费很高的价钱。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在使用他人作品时,没有经过著作权人许可呢?我认为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缺乏意识
也许在节目中使用一首歌的片段或者改编一首歌进行演唱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构成侵权。行业内维权的先例比较少,使用者不知道使用他人作品构成侵权,当然,这种可能性比较低。

2、授权无门
在使用他人作品时,不知道该找谁授权。所以,使用者就直接找演唱者授权,以为得到演唱者的口头许可就可以了,但是,实际的著作权人并不知情。 

 
虎知队 张艺馨
   
看到最新消息,岳云鹏方认为这次的侵权事件与他们无关。这次的《新五环之歌》是由美团旗下的第三方公司改编,双方曾在合同里明确表示岳云鹏本人没有版权,也不负相应责任。
   
具体双方如何在合同中约定的,我们尚不得而知。但一般来讲,在合同中约定的版权问题,应当是指《新五环之歌》的版权不归属于岳云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岳云鹏就不承担责任。这次美团针对岳云鹏的《五环之歌》进行的改编,并且进行商用。但是岳云鹏《五环之歌》改编自《牡丹之歌》并且没有得到完整的授权。这在授权链条上是有瑕疵的。
   
如果美团与岳云鹏在合同中没有约定要求岳云鹏方保证《五环之歌》的权利无瑕疵并承担相应责任,则对于《新五环之歌》的侵权问题美团应当承担绝对的责任,并且岳云鹏无需对《五环之歌》存在权利瑕疵承担责任。在此事情上,美团可谓也是没有重视到音乐作品版权问题。
   
但是岳云鹏方是否真的就毫无责任,这也并不能向该方所主张的那样理直气壮。现在是针对《新五环之歌》的侵权问题,如果其与美团中的合同并未约定对《五环之歌》权利出现瑕疵承担责任,可能不会承担法律责任。但是如果《牡丹之歌》的权利人请求对岳云鹏改编的《五环之歌》侵权要求承担法律责任,那么毫无疑问,岳云鹏所谓的蒋大为老师的口头授权并不能免责。

所以,无论是岳云鹏方,还是美团公司,对于知识产权方面还是需要多多学习啊!
 
虎知队王晓堂:

“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五环之歌》传唱之久,流传范围之广,甚至《牡丹之歌》的原唱蒋大为和小岳岳关于《牡丹之歌》版权的段子都传开了很久,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什么?居然没经过授权啊?怎么才被起诉?”

有些歌曲的确是在被侵权使用后才具备的高商业价值,《牡丹之歌》权利人北京众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可能也是怕被键盘侠指责蹭流量,所以之前的几年也一直没有发声,权当是唱着玩了,毕竟权利这个东西,想用可以用,不想用也可以不用。从《五环》到《新五环》就可以看出,一味地置之不理反而会使侵权使用越演越烈,使大家越来越陷入“存在即合理”的误区。

另外,作为商业用途的歌曲,除了需要获得原演唱者的授权,也要获得词、曲作者的授权。在我国,词、曲作者一般会将权利授权给了集体管理组织,那么就需要通过这些机构得到授权,少了任何一方的授权都可能构成侵权。因此,蒋大为对小岳岳的“口头授权”,不仅“口头”这个形式有问题,授权人权利人的身份有是有问题的。

同时,我更惊讶的其实是德云社这么大的一家文化演艺公司,居然没有提示或审核过《五环之歌》以及《新五环之歌》的版权问题。小岳岳本身或许并无意侵权,也或许是草根出身根本不懂复杂的知识产权问题,以为自己得到过《牡丹之歌》原唱的口头同意就万事大吉了,但演艺行业涉及到的知识产权问题之多、之复杂往往超出许多人的想象。所以此次《新五环之歌》被诉事件也应给广大娱乐圈的从业者和娱乐相关的公司都提个醒,不要钻空子,不要想当然,要多听听律师和法务人员的建议。
 


分享到: